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十章 双龙相逢
风月大陆 第十章 双龙相逢
北方八月中旬已是深秋时节,虽然大湖地区一直处在战乱当中,然而由于政府倡导战争不忘生产的政策,广裹的田野当中已全部都是丰收的情景。   天狼关战役已经处在对峙僵持的相对平衡阶段,相对于凶险紧张的战役之处,此时的双方都已经变得从容许多。   而此时的叶天龙,在行宫之中有众位夫人陪着,自然更加悠闲。每天除了听取前线战场的奏报之外,再就是关心一下大湖地区的民生,除此之外再无事可干。其实,就连这两样事情,也有熟悉国务政事的月如帮助料理,他个人就跟在帝都一样舒坦。   至于那个香苓,叶天龙命人将其看管在行宫之后,既不允许别人跟其交流,同时自己也一次没有理会过她。   这样的手段不仅让香苓本人如坠云雾,就连几位夫人也大惑不解。这一日,心地善良的宁素女和绾贞终于忍不住来问叶天龙,到底是怎样一个处理方法,得快些施行吧,老是这样不闻不问,只管让其吃饱喝足,也不是办法啊!   望着一副殷切盼望的眼神,叶天龙这才将心里的想法说与她们听。   「你们知道她曾经做过什么吗?」叶天龙望着二人缓缓地点点头,于是接着道:「当初要不是她那一飞剑,琴儿就不会受伤,那么则有可能躲过后来华柔的致命一击。到现在的话,小皇子或者公主已经能够满大街跑了。」   说到这里,叶天龙脸上的表情十分难看,好似当初柳琴儿那悲惨的一幕,又浮现在眼前一般。宁素女和绾贞对视一眼,乖巧地坐到男人两侧将他抱住,好似这样就能够安慰男人激动的情绪一样。   「我就是要折磨她。」叶天龙继续说道:「我不仅要她在无人跟她交流的寂寥当中品嚐孤寂的滋味,还要她在这个过程中追忆过往所做的一切。我并不着急,我有的是时间,现在这样对她,亲征结束之后我要带她回帝都,我要她亲自站在琴儿的面前,接受琴儿对她的惩罚!」   男人诉说这些的时侯,眼神十分可怕,毒辣的情绪甚至让依偎在他怀里的两位夫人都感到恐惧,可见这件事情在男人的心中留下了多么深刻的伤痕。   「我们知道了,我们都会帮你看住她的。」宁素女仰起头,懂事地对男人说道。   「对不起,我知道这样让你们害怕了,但是对于这件事,叫我如何能够释怀。你们千万不要害怕,你们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不会让你们再受到任何伤害的,我发誓!」男人感受到了自己带给两位夫人的恐俱,于是他动情地对她们安慰道。   「我们都明白你的心,我们相信你!」宁素女莞尔一笑道。   「你饿了吧,今天我为你做几样时令小菜,保你喜欢!」绾贞也涌上一脸的幸福,看看天色,忙对男人说道。   见到两位夫人又恢复了笑容,男人也尽快从方纔的伤怀中走了出来,一搂二人的香肩,左右亲了她们的脸蛋一口道:「那好啊,我就等着品嚐我们厨艺大师的手艺喽!」   二人均是娇羞地一笑,接着挣脱男人的怀抱跑开了。   法斯特皇帝陛下在大湖地区的行宫就在临近天狼关的边城库勒城内,原先是该城城主斥巨资修建的园林式豪宅,就坐落在城正中府衙的旁边。   库勒城在众多边城当中并不算繁华,人口不过四十多万,不过由于处在大湖地区北面,这里的自然条件还算不错。既具有北方盆地的富饶,又兼具草原边沿的秀丽景色,因此城虽不大,但是却也极具特色。   虽然前方正在打仗,然而放眼整个城内街市却也相当繁荣。只是在皇帝行宫周围,出于安全考虑,戒备十分森严。然而,就在这几日,每到下午就会有一位年轻妇人领着一个孩童在行宫周围徘徊。由于连续出现了好几天,因此也引起了行宫守卫们的注意。   这一日的下午,当年轻妇人和孩童又出现在皇帝行宫周围徘徊张望时,当场被两名守卫拦下盘问。   妇人见惊动了守卫,急忙牵着孩童的手欲离开那里。   然而,见到妇人并不配合盘查,两名守卫立刻喊来了其他几名守卫,将年轻妇人和孩童团团围在了中间。   「你们是什么人?来这边做什么?请出示你们的证契!」守卫眼睛很毒,一伸手道。   个人证契是风月大陆各国识别个人身份的最权威证件,有了它便可以通行于大陆各个国家而不受限制。同时,它还跟许多个人事务关係密切,比如办理税务手续等等。总之,它就是个人身份的象徵,没有它就息去证明个人的身份,要是被治安守卫碰上,可就麻烦了。   妇人哪里有什么证契,从宫里匆忙出逃下哪会带上这种东西,况且在国内有谁不认识她,出入根本用不着这些东西。不过话又说回来,她即使有真实的证契,面对法斯特皇帝行宫的守卫,她又如何能够拿得出来,那岂不是自暴身份吗?   「对不起,我,我没什么意图,我这就走。」妇人急忙向几位守卫求情,她可不想在这里节外生枝。   「等等,我问你要个人证契,有问题吗?」那名守卫提高了声音,进一步问道。   「对不起,我没有携带。长官,我跟孩子就是好奇皇帝陛下,所以带他来这里希望能够有机会瞻仰陛下天颜,您们不让来这里,我们走就好了嘛!」妇人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央求守卫的时侯,虽为少妇,却更是楚楚动人。   「这种理由,你认为能够说服我吗?快交代,你到底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守卫丝毫不为所动,手也已经按在了剑柄上,显然是一种威慑。   「小妇人求求长官了,我们真的是普通民众,哪里有什么目的啊!」妇人将孩童揽在怀里,一副柔弱的紧张模样。   「是不是我要把你抓起来,你才肯交代啊?」守卫冷峻而严格。   「长官,您就放过小妇人吧!」妇人突然硬嚥了起来,一双明澈的大眼睛里顿时滚下一串晶莹的泪珠,其模样好不可怜。   几位守卫互相交流了一下眼神,大概是被妇人这副模样所说服了,又抑或看着一位妇人领着个小孩,也确实不像是有什么不轨的行为,所以方纔那名守卫无奈的摇摇头,对妇人道:「好了好了,不要哭了,以后不要随意在这边转悠,看你那样子,怎么能不引起怀疑。回去吧,记住不要再鬼鬼崇崇了!」   妇人就好似如蒙大赦,立刻频点臻首,向几位守卫表达谢意。然而,就在妇人领着孩童正欲转身离开之际,突然听到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声音。   「哎,你们那边在做什么呢?不会又在欺负老百姓吧?」   没错,问话的正是叶天龙。   没有必要大惊小怪,叶天龙不像任何一位君王,除了在一些必须的典礼性场合保持一种帝王的威仪之外,平日里是极其随意的。别说在其他地方往往以一个普通人的面孔出现,就连在帝都无忧宫中,他也会不时溜出宫去和普通民众一起体验世间百态。   这次,估计是他刚刚出来或者刚刚要回行宫,看到几名守卫围着一名妇人,他或许认为是这群家伙在欺负民众,于是便过来查探一下。   望着叶天龙逐渐走近,妇人此刻浑身止不住有些颤抖,然而,为了不引起守卫的怀疑,她硬是压抑着狂跳不止的内心。等想到不应该跟男人此刻会面而打算离开时,她却怎么也无法迈动双腿。   就在这一滞的当口,男人已经行至跟前。   「怎么回事,你们在干什么?」男人还没顾上细看妇人,盯着守卫询问。   于是,方才盘问妇人的那名守卫将方纔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与叶天龙听,并且还拉过妇人请她帮自己作证,以证明他并没有无端地欺负普通民众。   「这位夫人,方纔他说的是真的吗?」叶天龙望着低头不语的妇人,和气问道。   「不对!我,我跟娘亲是到这里来找人的,他,他刚才还要抓我们呢!」突然,妇人手里牵着的孩童扬起小脸,稚嫩但却毫不胆怯地对叶天龙说道。   「龙儿……」妇人忙轻唤一声,将孩童搂抱在自己腿侧。   「哦?你跟娘亲来这里找人,但是他却说你们值得怀疑,还要把你们抓起来,是吗?」   叶天龙蹲下身子,望着孩童红扑扑的小脸,慢慢问道。面对孩童,不知怎的,他突然一下子被挑起了兴趣,小家伙实在太可爱了。   「你是,是管他们的头儿吗?是不是要打他们屁股啊?」小家伙好像对叶天龙也很感兴趣,他挣脱妇人的手,蹒跚着走近叶天龙,露出一副十分认真的表情,反问叶天龙道。   「是啊,他们要是欺负了你,我就打他们屁股。」叶天龙也故作认真地回道。   小家伙偏着脑袋想了一阵,然后摇摇头说道:「嗯,还是,还是算了吧,你要是打了他们,明天我跟娘亲再到这里来寻人,你要是不在跟前,他又欺负我们怎么办?」   「呵呵!」叶天龙好不开心,这小家伙脑袋瓜转的很快,实在太聪明了!于是,他一伸手将其揽在怀里说道:「不怕,以后你跟娘亲儘管来这里寻人,他们不敢再欺负你们的。要是换了另外的人,你就告诉他们,说是叶天龙叫你来这里的,好不好啊?」   小家伙一点都不怯生,他俯在叶天龙怀里,咯咯一笑道:「这样倒是好,不过,不过你还是不要打他们屁股,他们改了就好了嘛!」   叶天龙跟小家伙说话的时侯,那妇人都是将脸扭过一边的,生怕叶天龙看到了她的面孔,认出她来。一直听着两人这样异常亲密地交流,她的心既矛盾、兴奋,一又焦急万分,真恨不得立刻有一股风将她迅速吹离这个地方。   「好了,随娘亲回去吧,以后可以随意到这边来。」叶天龙一把将小家伙抱起来说道,并且行至妇人面前,想亲手将孩子交到她的手里。   然而,妇人就是不正面来接孩子,起先搞得叶天龙有些莫名其妙,后来他也在心里嘀咕是不是这位妇人真有什么问题啊!想到这里,他不急于将孩子交还给她,而是围着妇人仔细打量起来。   连着转了好几圈,妇人实在避无可避,她才勉强低头迎过来要接孩子。   叶天龙趁着这个机会仔细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她不就是……武安的秀公主吗?   没错,叶天龙再度仔细观察了一番,确信此妇人就是当初自己在无忧宫花园见过的那位武安秀公主。可是接着问题就来了,秀公主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个孩子又是谁,难道是她和文治达生的吗?那么她在这里寻人,难道文治达要在这里出现……   一连串的问题全部涌进叶天龙的脑海,他一下子实在难以理出头练   望着低头不语的妇人,叶天龙试探着问道:「你是武安秀公主?」   事已至此,妇人好似也豁然间想通了,她一下子抬起头来,直视着叶天龙道:「我不是武安的秀公主,而是七公主唐娟,我们见过!」   叶天龙一怔,武安七公主唐娟?也有可能,既是姐妹,那么长得相像也大有可能。只是望着她那双颇为熟悉的眼神,以及最后那句「我们见过」的话语,实在有些不同寻常。自己何时见过她呢.,她又没有来过法斯特,难道……   叶天龙突然不敢再往下想,难道当初在无忧宫花园见到的是眼前这位所谓的七公主唐娟,而非真的当时即将和文治达太子成婚的秀公主?   天哪,那么当初自己稀里糊涂和其发生关係的并非秀公主,而是眼前这位七公主!   「你说你是来这里寻人,是要找,找什么人?」叶天龙错愕地问道。   「找一个不负责任的人,一个像恶魔一样坏的男人!」唐娟咬牙切齿地说着,眼泪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你是孩子的母亲,那么……你怎么会到这里的?怎么是这副模样!叶天龙本想问那个令人矛盾的问题,但是话到嘴边,还是询问了另外一个也算重要的问题。   「你认为他跟你有关係是吗?至于我,我被人赶下台了,可以吗?」面对男人无法问出口的问题,唐娟却以另外的方式向他提出反问。虽然是一副极不情愿回答问题的模样,但是从显得有些刺耳的话语中又都一一得到了答案,这些无不证明此时唐娟的内心当中充满矛盾和複杂的情绪。   「孩子叫什么名字?」叶天龙问了一个看似无关的问题。   「我叫龙儿,念龙的龙儿。」不等唐娟开口,偎在叶天龙怀里的龙儿已经自报家门,还将唐娟平时自语时的那句话也说了出来。   「念龙的龙儿,多好的名字啊!」叶天龙抱着龙儿自语了一句,并且盼时觉得整个身体都沸腾了起来。   不过,他马上又向唐娟问道:「你为何沦落至此呢?当初为何就不能跟我说明白,事后又为何不来找我呢?」   「呵呵,给你说明白?事后为何不找你?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所有女人都该像条哈巴狗一样追着喊着来围绕着你转,是吗?你知不知道,要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田地!对你,我只有刻骨铭心的痛恨!」唐娟一时间情绪几近失控,她哭笑一声,恶狠狠地将这些日子以来,心里千万次想像中见到男人后要发洩的话语全部说了出来,就差要冲上去给叶天龙几记重拳了。   「你能跟我到里面去说吗?」叶天龙其实还是一片混乱的,不过他怜香惜玉的本能叫他无比柔情地对唐娟说道。   「你这算什么,是对我进行施捨吗?」唐娟毫不领情,冷眼望向叶天龙道。   「你误会了,起码别让孩子再跟着你受罪了,好吗?」叶天龙从他们母子的行装已经看出他们目前的窘境,别说他们或许跟自己有莫大渊源了,就是遇到普通这样一对母子,   他也应该出手相助才对。   唐娟一愣,望着叶天龙怀中的龙儿,心里矛盾极了。若立刻答应叶天龙的请求,好像显得自己迫不及待似的,更何况她真见到男人以后,那种好似早已忘怀的痛恨又强烈地涌现了出来,说实话,心里是有些难以接受男人的。可是再一想龙儿这些天老是跟着自己东躲西藏,又没有足够的盘缠给他好的生活,她又十分心动。自己倒是没有什么,但是一想到让孩子也跟自己受罪,她就止不住地心疼。   「别犹豫了,天气渐凉,可不能让龙儿受罪呀!」叶天龙看出了唐娟的犹豫,于是再加一把火强调道。   见唐娟半天不作声,叶天龙知道她默许了,于是抱着龙儿径直向行宫走去。走出一段距离以后,他回头等了一下,这才见唐娟挪动脚步跟了上来!   下期预告:   突然冒出来的儿子带给叶天龙的,并非全是幸福,由此而引发的整个后宫「混乱」,也够他受的。好不容易熄灭了这边的火,另一边的火又烧到了眉毛,把个男人弄得是疲惫不堪!   四处征战的属下将领们将捷报传回帝都艾司尼亚,这让叶天龙看到了更加广阔的天地,并不断地将心中计划付诸实施。当将帕里、亚素和楚越三国消灭,神族终于发动了最后一次最大规模的战役!   当法斯特帝国的版图将帕里、亚素、武安和楚越四国包括进去,偏安一隅的云阳,以及年轻的太子旦及七王子高奇统治下的鲁甸和英西,又将做出怎样的选择?   当神魔人的终极答案最后出现,放眼满目疮痍的风月大陆,道亦何然?   站在大陆最高统治宝座之上,叶天龙的眼中,看到的,又将是怎样一幅景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