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意外的福利
意外的福利
我家住在郊区,爸爸的老毛病犯了,肘关节风湿痛,妈妈就陪他去上海看病。事发忽然,我就从就读的市高中请假回来看家,因为我们这块外地人很多也很杂,偷盗时有发生。 正值夏日,回到家第一件事情就是脱光衣服,来瓶冰啤看三级带。家里没人就是安闲。 窗外下起雨来了,还起了风,好大!我赶忙去关窗户,这时看到一个女的在我家门口转悠,被雨淋得神态狼狈,我想,不会是犯罪分子的先头部队吧?来探路的吗?怎么还叫着我姐的名字。想起来了,是我姐姐的同学,杨静。 我忙关掉DVD,套上衣裤,下楼开门。 杨静进门就问:你姐姐在家吗?我知道她今天回来,特地来看她的。听说她刚刚熟悉了男朋友,要带回来让我看看呢! 我说:我爸爸去上海看病,我姐姐在上海工作,就赶去医院看我爸爸了! 杨静说:你爸爸什么病呀?要紧吗? 我说:老毛病,风湿关节炎,不过这次要去好好看一看了。 说话间,窗外雨声变大了,时间也有五点多了,路也看不大清楚了。 我就叫杨静到客厅坐一下,这时,我家的电话响了,我姐姐打来的,叫杨静接。说自己临时回不来了,杨静叫道:死人,被你害死了啦!现在外面下大雨,我怎么回去呀,车子都叫不到! 我偷偷看着杨静,杨静本来就是我姐姐大学里的校花,现在成熟了,更是美得要老命,小时候还不太注重,现在越看越爱,我也是18岁的男子汗呀! 看来,姐姐是安排她今天住在姐姐房间里了。一身淡黄的衣裤早被雨淋湿了,里面的内容看得我血脉欲炸!非凡是胸前那对豪乳,白胸衣快包不住了。在我学校,可找不到能和她比的了,一米七的个头,亭亭玉立,看得我心痒痒。 杨静从我姐姐房间走出来对我说:小力,你姐姐怎么连一件夏天的衣服都没放家里呀? 我说:我去找件我妈妈的衣服给你好了。 其实,我姐姐在上海工作后,她的房间一直我住,里面成了换季衣物的储藏室。我姐姐没带走的夏季衣服还在我妈妈房间放着呢!哈哈! 我挑了件性感的睡裙出来,是我姐几年前不要掉的。 我还补充道:我妈妈的衣服也带上海去穿了!我妈妈一向节省,衣服不大买的,这个杨静也知道。 无奈之下,她还是拿着睡裙去了浴室。 我不停地祈祷雨不要停,过了晚上六点半,就是大晴天也没车了。 不知道是怎么的,雨停了。 浴室里传来杨静的声音:小力,雨是不是小了? 我赶忙回答:没小呀!大了,大了! 其实是我小弟弟大了。 美人出浴了,那件睡裙穿在她身上真是漂亮呀!热水浴后的女人更是光彩照人。~ 为了不让她留意窗外的情况,我故意说我肚子饿了,她还真乖乖地下橱煮饭去了。 等到吃饭的时候已经6点20分了。窗外再次雨声大作。 哈哈,美女,你醒悟得太迟了! 我像怀了心事一样,吃了一小碗就饱了。我端出姐姐送给爸爸的那瓶红酒说道:杨静,你淋了雨,我爸爸说喝点酒不会生病的! 我走进浴室洗澡,想看看她留下来的内衣内裤,找不到,大概是没换下来。! 泡在水里,脑里幻想着杨静沐浴的样子,小弟弟快涨炸掉了,可惜我不懂自慰,没试过。 出来时,杨静已经进了我姐姐的房间了。 我又找不到借口进去,只能回爸爸房间看书。 无意之间,在爸爸的床底下翻到了本《夫妻性爱技巧》怎么挑逗对方,怎么使彼此达到高潮,乖乖的! 一下子就到了晚上九点四十了,我还是没有睡意,因为,我绝不答应今晚就怎么过去掉,我要把我的第一次献给2000年最可爱的人! 等到十点钟,好戏开始了。 我蹑手蹑脚地贴耳听听,里面没有声音,再从下面门缝看看,里面没有灯光。 在回到厨房看看,那瓶红酒只剩半瓶了,哈哈,大概杨静是把红酒当药水一样熬着喝下去了! 虽然,门是反锁着的,可是,谁是着房间的主人呀? 我摸出钥匙慢慢开了门,微弱的光照着床上熟睡的大美女,可能是她累了,也可能是红酒的关係,她睡地很香。香到,我掀开她的被单都不知道了。 我撩起她睡裙,哈哈,原来她内衣裤都凉在房间衣服架上,里面是真空的。对少不经事的我来说,那白皙修长的玉腿,那茂密的丛林,我哪里承受得住呀?学着书里的样子,我轻轻地抚摩着玉腿,慢慢向上,然后,用嘴慢慢亲上去,杨静很快有了自然反应,闻着美女的芳香,我一路轻薄,用舌头舔着花瓣,哇!蜜液出来了。看来书上说的都是对的。接着,我把手继续往上探,她的腰真细,很快摸到了那对豪乳,没想到,没带胸衣会怎么坚挺,隐约看到乳头和乳晕都是粉红的。 刚开始,杨静还梦魇一般,露出原始的放蕩姿态。随着我越来越疯狂的抚摩,她从春梦的快感中醒来。 此时的我,已经不顾廉耻和文明了,兽性是每个男人都具备的。全力扑了上去,杨静似乎明白了情况,拚命请求着:小力,放开我,放开我! 我没有力气回答,我的力气都用在镇压反抗上了。 我的小弟弟坚硬如铁,顶在她穴口就是进不去。 这是我想起书上的描述,左手压住她的手臂,右手开始在她细腻雪白的玉体上抚摩。嘴也没闲着,含着她的豪乳贪婪地吸着。 杨静既紧张有害羞,但刚才又叫又闹的,女的体力就想程咬金的三斧头,过了就只有喘气的份。 哦!还有哭的份。现在她就哭了。 我的左手抱着她的钎腰,右手探入花丛,肆无忌惮的挑逗起来,杨静的哭泣声中夹杂着呻吟,不知道她是不舒适还是和我一样爽? 终于我的小弟弟插进了杨静玉体内,那种感觉真没得说! 不过,插了一半就进不去了,她的身高1.7米,怎么她的穴这么小呀, 杨静边哭边求道:轻一点,小力! 她的请求声刺激了我,我不顾一切,彷彿想把自己的所有都插入她体内。 她穴内嫩嫩的肌膏紧紧地包含住我的小弟弟,还有水不停渗出来,我疯狂了,她里面好舒适好暖。我开始歇斯底里的狂插,越插越快,看来穴小的女人高潮快是真的,才8分钟,杨静静叫着抱着我说:停一下,停一下,说着就全身颤抖起来,我也正愈死愈仙着,不顾她怎么请求,插得更猛了,只见玉体一阵痉挛她一下子软了,我只觉得小弟弟那里多了些东西,阴道潮湿了,我也抽插得更起劲了,双手各抓一只豪乳,太大了,握不住,只能说抓,撮弄个不停,同时送上我的初吻,虽然没技术,不过,我吸着她舌头不放也算及格了吧? 几路齐攻,杨静哪里应付得过来呀? 这不,又颤抖起来了,这次叫的象夜莺一样委婉动听,我也爆发了,随着她的叫床声,我一泻千里。 我趴在她美女动人的玉体喘息却捨不得下来,小弟弟也依然顶在她体内不肯出来,真舒适!我深深知道,这样的尤物不是我能够拥有的,下来就没机会上去了。 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样子,我好满足呦! 很快,体力就来了,年轻就是力量! 我又开使动了起来,这次我要慢慢品味着这美食,杨静没有反抗,也不配合,任由我对她左右其手,肆意轻薄。 在莫种角度来说,人的原始性能是改不掉的,再矜持的美女,让我这么折腾都会有感觉的。只是看她会不会掩饰了。很明显,杨静也很嫩,在我温柔的挑逗下,她再次迷失了意志。不由自主地呻吟起来。我乘着这大好机会,把所见所学的姿势都做了一遍。四十多分钟下来,她就高潮了4次。有水準! 筋疲力尽的我意犹未尽,依依不捨地退出她的身体,却发现自己的小弟弟带着血迹,乖乖,不会是小穴吧我磨破了吧?我记得杨静高朝时,小穴会异常缩紧,穴内的嫩肉也会像带刺一样摩擦我的龟头 我贪婪的浏览着她陈的玉体。真的好没。比录像里的还要美还要好。忽然在她大腿根部都是血。 杨静绯红着脸,怒目看着我喝道:看够了没? 我也红着脸,得了便宜记得卖乖:杨静姐姐,你太美太美了,我控制不住呀?谁受得了你的诱惑谁就不是男人! 杨静骂道:谁诱惑你了? 我答非所问:你是不是月经来了? 杨静羞道:你猪头呀!月经?你不要根任何人说起今晚的事,包括你姐姐。我要是怀孕了你就死定了! 我顿时醒悟了,这也是她第一次。 我跪下来对她说:杨静,你有事情,我负责到底! 杨静坐起身,淡淡地笑了笑说:工作两年,多少男人追我,我都谨慎交往,今天就毁在你小毛孩子手里了,我本来是想把贞操交给我最爱的人的。 她接着说:你以为我怎么多年没有冲动吗?算了!也要谢谢你让我接触了性的乐趣,反正不是处女了,再来一次也无妨。今天就让我学习学习怎么伺候男人吧! 意外的是变成了她主动,第三次,我们整整坐了1个小时12分钟。她让我享受到这世界上万分之9999都享受不到的快乐! 次日早晨到现在这么多年,我再没见过杨静,姐姐也只能电话联络到她,却见不到她人。 我心中永远的天使!你还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