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我的性奴表妹—郁苹
我的性奴表妹—郁苹
郁苹18岁大学一年级 我21岁大学四年级 小璇21岁大学四年级 ================================================================ 这是一栋房子老旧、设备简陋的学生宿舍, 但因收费便宜,所以吸引不少较不贪图享受,或者经济能力有限的学生前来租赁。 我端坐在一张老旧的书桌前,拼命地抄写着向同学借来的实习报告。 这学期翘课次数过多,老师已经请班长转告我,再不把作业补齐, 即使是私立的大学,缴了钱就能拿到毕业证书的「学店」,老师照样敢当人。 我挥汗拼命抄写,一旁,一名年约十八的少女靠墙而坐,正翻看一本少女杂誌, 她,是我的表妹——郁苹。 郁苹长得白皙漂亮,眼睛澄亮有神,鼻樑挺直,双唇厚薄适中, 唇形也几乎完美的无可挑剔,粉粉的淡朱色,很诱人,笑起来露出一口编贝玉齿。 [王八蛋!这个家伙干嘛写这么多,害我抄到手痠也抄不完。]我忍不住边抄作业边破口大骂。 郁苹抬起头来,问:[要不要我帮你写?] 我回头看她一眼,心想她的字迹既端正又秀气,而我的字迹则很「男人」,又草又凌乱, 不由得叹口气又回头继续抄写。 [我是很想让妳帮我,可是妳的字太漂亮了,老师一看就『抓包』了。] 郁苹听了觉得涌上一股愧疚感,歉声说:[对不起,如果我的字能丑一点的话,我就可以帮你了。] 我听见她向自己道歉,忍不住转头看她,两人四目交接下, 那澄亮眼眸里一丝掩不住的魅惑神韵,让我不由自主地起身朝她走了过去。 我在郁苹身边坐下,舒臂轻揽上她的腰,吻上她那柔软似棉花的唇,舌更探进口中与她交缠, 腰上的手亦钻进棉衫里,抚着她光滑细緻的背脊,另一只手也跟着钻进棉衫里,朝她平坦的下腹移动。 郁苹亦张臂拥着我,任我挑逗她深蕴的情慾,但也顾忌地问: [哥哥,现在大白天的,这样可以吗?万一有人……] [不会有人的,他们上课的上课,上班的上班,今天不做还要等好久,我忍不到那个时候。] 我在她耳畔轻喘着气,内心深处的野性逐渐被唤醒。 我一个转身,翻身躺下,张自己的双腿,郁苹也相当有默契地脱下了我的裤子, 并用她手指来回游移在我的阳具棒身,当下龟头前端立刻涌出了许多爱液, [这儿吗?是这儿吗?舒服吗?]郁苹面带笑容的询问。 哇!舒服极了!那种纤细小手滑动着自己阳具的快感,不论是自己女友还是表妹,都真的很爽。 [啊....啊......]我爽的禁不住发出了粗糙的呻吟声, 像触电般的快感充满了我的下半身,阳具也不停的抖动起来。 郁苹的舌头,轻轻的挑了一下我肉棒上的洞口, 接着在我的龟头上温温柔柔的舔着, 郁苹口交的技巧,虽然不能跟我女友小璇比, 但让自己表妹口交,心理层面的冲击,影响了我身体的感受, 我的快感,散部了全身,不自主地忘情嘶吼:[嗯,,,恩啊,,,郁苹,,,好舒服啊!] 郁苹听了我的声音,就像得到了鼓励,张开了嘴,把我的大肉棒,整根含进去, 舌头也不断地在嘴里翻搅着我的龟头, 她手也没闲着,左手把玩着我的蛋蛋,右手握着肉棒的底部,来回的搓弄, [噢,老天,给自己表妹口交好舒服啊!郁苹!] [哥,很舒服噢?哈哈,有小璇姐帮你舔舒服吗?] 郁苹坏坏地嘴角上扬,这时我的性慾完全爆发, 一个起身迅速把她推到在床上,伸手摸着她的阴户, 拨弄她的稀少的阴毛,来回揉着她的阴蒂,把她弄得浑身乱颤, 望着光溜溜有些羞涩的她,我早已等不及了, 一边亲吻着她,一边抚摸她的全身,接着缓缓把阳具对準她阴道口,用力向前一送, [啊!哥!] 郁苹小嘴一张,低弱的呻吟声声动人魂魄,我闲歇性地吻着她的小嘴唇,阳具不停前后抽动着, 郁苹紧致的阴道,紧紧包裹着我的鸡巴,让我感觉到她的阴道里有一块软软的东西在摩擦着我的龟头, 顿时,喘息声、呻吟声、肏屄声混在一起,响成一片,交织成一曲美妙的乐章。 [嗯嗯,,,啊啊,,,嗯嗯,,,啊啊,,,哥,,,轻点!] [啪啪啪,,,啪啪啪,,,] [噢,,,噢!郁苹!] 我反覆地深深地插着她的小穴,直到我俩在默默无语中,都达到高潮, 她没有拒绝我把精液射入她的阴道里,只在我射完后,轻打了我一下娇娇地说:[害我怀孕,我就跟我妈讲!] 而我深深地喘着粗气望着她说:[妳可要跟阿姨说我有好好照顾妳喔!弄得妳爽爽的!] 她小嘴一翘,淡淡一笑,稍稍的休息片刻,我再一次翻身上马,拔枪又刺, 我俩又战在一起,又一次巫山云雨。 这个表妹表面上是我阿姨的女儿,也是同校的学妹,但实际上,她也是我的『小』女友, 何谓小女友呢?因为我还有个隔壁班同学的正牌女友——小璇。 我和郁苹会有亲密接触的机会,最初是在她刚入学,对环境还不熟悉时, 那时,郁苹抽籤抽中『后补』学校宿舍,最快还要等3到4个星期才能确定能不能补位, 所以阿姨拜託我先让郁苹有个可以住宿的地方就好—— 于是,郁苹就住进我的租屋处。 当如此美丽动人的表妹住进我房间时,让我对她产生无法克制的遐想慾望, 晚上在家时,她那单薄的衣着时常令我产生性幻想, 自从她住进来的第三天起,我便会利用洗澡时间幻想着郁苹的模样, 双手涂了皂液,爽快地套弄阳具,直到一股股白精喷发。 那阵子,我冷落了自己女友,每天一下课就是回房间,目地只为了能多跟郁苹相处, 为了可以多製造点吃郁苹豆腐的机会,甚至还不惜和交往两年的女友小璇吵架。 至于我和郁苹为什么会发生关係? 还记得那次我和郁苹在房间嬉闹,只是很正常的兄妹间的打闹,房门被「碰」地一声被推开, 小璇看见门后打闹在一起的我和郁苹,一双秀眉不觉扬起。 正想偷吃豆腐的我陡受惊吓倏快离开,连忙爬起,笑着向女友解释: [郁苹说好像有东西在她身上爬,所以我就帮她看看。] 小璇斜睨着我,冷冷地问:[看到了什么吗?] 我抬眸正好迎上小璇一双含怒的美眸,不禁闪避她的注视,低声回答:[好像也没什么,,,] 见我态度心虚软弱,小璇居高临下,以学姐的高傲姿态,看着郁苹问: [妳今天怎么有空在宿舍纳凉,不用上课吗?] 郁苹只是低着头答:[我们系上今天办制服日舞会,一会儿就要出门了。] 语毕,郁苹拿过包包草草收了几样化妆品还有衣柜里的高中制服就起身离开, [小璇姐再见。] 小璇没有回应,只是冷冷地目送她离开,她并不喜欢我这个同校的表妹,甚至讨厌。 原因无他,只因郁苹是个女人,美丽的女人, 漂亮的五官,白皙细嫩的肌肤,纤细而匀称的手脚, 就算她是我表妹,但也是孤男寡女住在一起,这让小璇十分不满。 当郁苹离开时,小璇略略思索地问我:[你刚跟妳表妹在做什么?为什么肩并肩坐一起?还很亲密?] 我淡淡地答:[哪有做什么,问功课啊!] 小璇又说:[她和我们又不同科系,她来找你问功课,好像找错人了吧。] 我一楞,心知小璇对我产生了怀疑,但这种女人我应付得太多了,哪可能词穷呢。 心念一转就说:[虽然不同科系,总有一些共同的科目吧!更何况她是我表妹耶,我们还能怎样?] 经过一番好说歹说,吻上她的鼻尖,轻轻地温柔哄骗一番,小璇只好释怀了。 那个下午,我挑逗着小璇, 交往两年来,我往往能迅速地唤醒她内心深处的野性, 迅速除去自己身上的衣物,也忙着除去她身上的衣物,更将她放倒在床上, 疯狂的热吻、爱抚,囓咬她的敏感处,很快地就进入了她,与她激情交欢。 常常我和小璇吵架我都如此解决,所谓床头吵床尾合, 不过,这次比较不一样的是——我肉体操着小璇,可心里想的却是表妹郁苹。 同一天晚上,约莫晚上九点钟,我独自一人在房间玩电脑, 突然房门外有人喊着:[有人在吗?有人在吗?] 我开了门,原来是郁苹舞会结束回来了,可身旁多了两位浓妆豔抹,身着高中校服的女同学搀扶着她, [学长,郁苹喝醉了,我们怕她发生危险,先送她回来了。]扶着郁苹的人说。 我:[谢谢妳们,交给我就好,妳们回家路上也小心。] 我向那两位同学道谢之后,她们便离去了,由我独自搀扶着郁苹进房, 郁苹打了个酒嗝,看来喝了不少, [不要了,,,我不能喝酒,,,我不太会喝酒,,,我不要喝了学长,,,] 她的嘴里喃喃地含糊说不清楚,看她这副样子,已经是快要醉得神誌不清了。 看着怀里的娇人儿我有些心动了,一边感受着她玲珑有致的身子, 一边心想着:[这样的美女还好没让其他臭男人给佔了便宜。] 年轻气盛的我,正值慾火旺盛时期,就算下午发洩过一次,性慾还是很强的, 抚摸着怀中娇喘吁吁的郁苹,我的理智和慾望开始互掐起来, 目光从下到上地扫视郁苹的全身,又一次被她的美貌迷住了, 最后还是慾望战胜了理智。 于是,我把手机关机,防止等会女友打电话, 大起胆子,将嘴唇凑到郁苹的耳边,在她那圆润的耳朵旁轻声道: [郁苹!喝酒会热,哥哥帮妳脱掉上衣会舒服点!] 郁苹一听脸色有点微变,嘴里含糊道:[不,,,不用,,,我不热,,,哥,,,我不热,,,] 由于作贼心虚,明知道是在自己房间,我还是四处张望了一下, 确定没人会发现我的兽行之后, [啊!]的一声尖叫,郁苹的上衣被我给扯开了,如同A片的情节一般, 郁苹抱着自己白皙的胸部,脸上一副惊恐颤声道: [哥,,,哥,,,你,,,你要做什么,,,不要,,,不要这样!] 面对着郁苹诱人的烔体,微隆起的乳房上有颗粉红色的乳头, 我做梦也没想过它会在我眼前裸露呈现, 看她因酒醉而微红的双颊,我明白她将无力挣扎,索性把自己裤子都脱掉,让硬挺的阴茎暴露在她面前, 见状郁苹伸手想阻挡我用阳具磨蹭她,却不能避免地碰触到我阴茎,让我阳具涨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顺势,我抓着她的手握住我的鸡巴,开始前后搓揉, 另外,我的手掌在她的大腿上轻轻的抚摸着,郁苹娇嫩的触感我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 那种快感真是笔墨难以形容,因为我从来没有尝试过被一个拥有血缘关係的女人打手枪的经验, 心理的刺激远远大过于身体。 [哥,,,,,不行,,,,,,] 她似乎想说什么又没说,只是皱着眉闪躲着, 我慢慢地将她内裤往小腿的退去,希望可以清楚的看看她的私处, 郁苹的阴毛微微捲起,不是很多,让我可已看见完整的阴道, 她的私处若不用手去拨开,就只能看见一条细缝, 可见她的私处是那么的不经人事,就好像是个孩子般。 看着看着,我嘴角一剎那泛起微微的笑意,我知道,经过这一个晚上,郁苹就是我的女人了! 我要来细细品尝这位长像甜美的少女表妹了! 深呼吸一口气,望着郁苹那活像无助羔羊的双眼,我用舌头在她的耳根留下一吻道: [郁苹,哥好想要,给哥一次好吗?] [哥,,,不行,,,不行,,,我们不行,,,] 她涨红着脸,闭着眼睛似乎在强忍我给她的刺激, 我看一切都水到渠成了,便大胆顺着她臀部的曲线,用手从后方攻进她两腿之间, 当我手指伸到她密缝里时,她双手抱住了我的肩膀,不断轻轻呻吟了起来… [啊,,,哥,,,不要啊,,,哥,,,嗯,,,嗯啊,,,] 在昏黄的吊灯下,我的性慾达到了最高峰,一手握着自己粗硬的器官,拚命地套弄, 一手拉扯着郁苹就地躺下,双手贪婪地滑动着她赤裸裸的肌肤, 抚摸着她白皙幼嫩的微乳,更分开郁苹大腿用手指玩弄她的阴部, 她的阴毛并不多,阴唇也不肥厚,看起来就像微微隆起的一条裂缝,缝中经过我的抚摸已呈湿滑一片, 我知道这么年轻的女子不能太过急噪, 我要做的并不是泯灭人性的强姦,我要的是让郁苹享受强姦, 所以,我轻轻的先用手指开路,当我中指插进她阴道时,她背部整个弓了起来, 慢慢地我用中指抽插了一会儿,便拼起两指,用两根指头插进她阴道,等她适应了我又换成三根手指插进去, [嗯啊,,,哥,,,嗯啊,,,哥,,,嗯,,,嗯啊,,,] 就这样,郁苹呻吟的内容渐渐由抗拒转换成非抗拒,不断地呻吟着, 当我的阳具抵上她穴口时,我慢慢试着用龟头在阴道口上划圈圈,她唉叫了一声却没反对, 我知道可以进去了,三根手指已经把她的阴道扩张到能适应的地步了, 我全身靠上她的双腿,用硬挺火烫的龟头挤开她的阴道口,看她侧着脸微张着可爱的小嘴喘气着, 我轻轻吻了上去,她闭着眼睛默默接受我的亲吻,等我用舌头顶开她的牙齿开始跟她深吻时, 腰部一用力,我粗大的龟头全挤了进去,她又唉了一声,全身颠抖起来, [噢!好爽啊!郁苹!夹的哥好爽啊!] 我慢慢使力一寸一寸,退出一点再插进一点,直到整根阳具都插入郁苹紧窄的阴道里, 一边跟她热吻,一边享受着她那紧窒的快感, 小腹一下下冲撞着她的双腿,她闭着眼睛承受着一波波的快感,淫水就在抽插中不断涌了出来, 慾望迫使我愈插愈快,郁苹的呻吟也愈来愈大声,她躺着不断扭动, 这样插了快十分钟,她阴部开始主动向我撞来,配合起我的阴茎抽插, 过一会儿她忽然大声呻吟着,阴道不断收缩,抱住我的肩膀不断扭动着,我知道她已经到了第一次, 我赶忙强忍住射精的感觉,插在里头不动让她休息一阵子,拿起毛巾帮她擦拭额头上的汗水, 约莫3分钟,我看她休息够了,便开始下一波攻势,两手伸到后面抱住她屁股,抬起放下这样的抽插起来。 这种姿势整个正面都被摩擦到,对女人来说是最舒服的。 果然不到五分钟郁苹又在我怀里洩了出来,这一次她一口咬上了我的肩膀, 两个浑身汗水的肉体就这么交缠扭动着。 这回,等郁苹洩完我不让她休息,我要她趴伏在地上,两腿无力地挂在一旁, 再一次我插了进去,一边抽插着一边问她:[郁苹,妳洩了几次?舒不舒服?] [嗯,,,嗯,,,舒服,,,]她喘着回答。 [哥的阳具大不大?满不满意?]我继续问着她。 似乎这样淫秽的言语伴随着抽插对女人的刺激更大, 她开始颠抖起来,[嗯,,,嗯啊,,,嗯啊,,,哥,,,嗯,,,嗯啊!] [郁苹,哥以后常常干妳,,,让妳,,,常常洩身好不好?] 这次她没回答,只是不断喘息呻吟着点头。 我知道今天要把握机会好好玩她,开始一边用力的干她,一边用手指插入她的屁眼, 一根然后是两根,她呻吟着承受我的攻击,粗大的阳具在她阴道里不断来回摩擦, 两根手指同时在直肠里穿梭,从未承受过的刺激让她几乎马上又洩了出来, 就在她快要疯狂的顶点,我忽然抽出湿滑的阳具,用两手分开她的屁股, 拿出平常肛交我女友小璇用的润滑剂,抹了些在郁苹的屁眼,接着用力顶了上去, 她唉叫了出来:[不要!不要玩,,,不要玩那里,,,] 我不理会她两手牢牢固定住她的屁股,粗大硬挺的阴茎开始插了进去, 龟头突穿过她的肛门口时,她叫了一声「好痛…」开始挣扎起来, 可是一个刚洩过两次的女人怎么敌得过一个性慾高涨的男人, 我死命的往里插直到整根阳具都消失在她屁眼里,说实话,其实有点不舒服, 可是心理上的因素却让我差点马上就射在里面, 郁苹不断哀号着[哥,好痛…求你…不要…], 我静静插在里头动也不动,不单单是为了减轻她的痛楚,同时也在等我射精的慾念退去。 顺便两手伸到前面去玩弄她的乳头和阴蒂,直到她的哀号慢慢转变成轻喘。 我知道这是她第一次被人肛交,那种紧密的感觉真的和阴道不一样, 她满身大汗忍痛承受着,我愈来愈快,愈来愈用力,愈来愈深入, 终于积压的精液全部射进她的直肠里, 在那一剎那,我感觉到一种不曾有过的兴奋, 对我来说,这不单单是一次刺激的性行为,还是我头一次乱伦,头一次佔有、开苞自己表妹「屁眼」的里程碑。 当我阳具退出以后,郁苹眼角红透,晶莹的泪光在眼眶内滚滚转动, 凄凄然地看了我好一会儿,大概真的累坏了, [郁苹,舒服吗?]我含情默默,抚摸着她的头髮问, 而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用被子盖住赤裸的身躯,双手掩着略微苍白的脸,就这么睡着了。 经过郁苹滋润以后,我带着轻鬆的步伐来到浴室, 呼~长吐一口气,偷情后的午夜,感觉实在太好, 这个时候我已经暗暗下定主意,要让郁苹成为我的性奴, 毕竟玩具还是新鲜的比较有趣。 完